Kitin

Done is better than perfect.

[原创] 何子慕×江同 简单平淡向

-02.

外滩的夜景很美。灯火璀璨。

何子慕回到公司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了。委婉的拒绝了江同和他妻子要搭送她的邀请,撒了个谎声称先回公司拿文件,搭了别的同事的车。只要想起江同笑意粲然的双眸里装下了星辰大海,而她只是一粒陷进去的黄沙,何子慕就几乎要失声痛哭。

 

和江同的故事在青涩的初夏开始,何子慕只能在晨读的时候坐在楼梯上悄悄看着隔壁班里写字的江同。看着江同搭在额前柔软的黑发变长又变短,看着他不停露出如月牙般浪漫的笑眼,看着他抿着嘴浅笑时若隐若现的梨涡,看着他慢慢长高,慢慢长大,看过了一个又一个春秋。

 

后来即使是在一个班,江同和何子慕也极少说话,大概是两个内向而寡言的人一向甚少交集,各怀心事。春去秋来,何子慕就一直在川流不息的人流里安静的留在原地,那个白净的少年很普通,却有着属于何子慕的独特。

 

她在孤单的夜里失声痛哭。江同,江同。她在悲恸中清晰地看见,那些所谓五味杂陈的回忆搭载着年代久远的列车缓缓驶来,长长的铁轨就像两束光芒延伸到脚下,她所能看见的,只是两个分居异地的人冷淡的几通电话和几次见面,他们之间更多的是习惯性的沉默。她翻找的那些烈火如歌的岁月里,江同从来都不曾说过一句爱你。

 

笃笃。寂静的夜里传来第二种声音。

 

像是遥远的梦呓,模糊的水光中江同缓缓的走过来,西装革履,温润如玉。

 

子慕啊,为什么要哭呢?他无奈的垂下眼帘,秀长的睫毛在脸颊上投下一片淡淡的阴影,像一只濒死的蝴蝶。江同温柔的扶过她的无名指的戒指,他轻轻翻转取下,华丽而璀璨的钻石像极了人鱼的泪珠,泛着雅致银光的内壁上,刻着他的姓氏。

你还爱我。江同听见自己几乎颤抖的沙哑声音,寂静的夜里有了第二个人的泪滴。

 

江同轻轻把自己无名指上朴素的银戒取下来,他混着泪水悲凉的笑出声。隔着一层薄薄的泪水,何子慕看见银白色的内壁上,刻着她的姓氏。

 

两枚精致的卡地亚钻戒安静的躺在他的手心。

 

两个人在寂静的夜里失声痛哭。



-TBC

 

 

 
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