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itin

Done is better than perfect.

[原创] 何子慕 x江同 简单平淡向

见到江同不是一件很意外的事情了,两个人都在同一座城市生活了有些年。

也许是太久没见了,对他的印象只停留在学生时代那个清瘦的面孔,大概的也只记得他的薄嘴唇,以及有点瘦削的颧骨,平凡普通,不太爱说话。

而什么时候分开的,也记不清了,也许是大四,工作刚开始的时候也不一定,没有误会,分开的没有理由,好像是过了很久的事情了。

过了也大约有三四年,江同也许是变了。

一身修身的西服,瘦长的身线,甚至还戴了一块宝蓝色的卡地亚手表,无名指上是一枚朴素的银戒,淡淡的笑着,但还是极少说话。

见过他很多样子,很多表情,他太简单了,连他那样事故,圆滑的穿梭在人群中,也觉得他眉眼之间还是苍白的青涩。

细长的双眉没有变,瘦削的颧骨也没有变,时间在这张面孔上沉淀出了不知名的光华,什么时候为他铎上了温润如玉的气质,也不清楚了。

一个人呆呆的站在会场中央一定很奇怪,我随便拿了杯香槟。

江同聊了几句就从人群中离开了,瞥到我的身影,他有些意外的微笑了一下,随即露出温和的神色,冲我点了点头。

我不知道我现在是什么样子,是丑是美,大概在他眼里都只是一个曾经的普通同学,或者是旧情人。

很久不见了,子慕。江同的嗓音有点低沉,又有点喑哑,徐徐缓然的很好听。

我只能礼貌性的莞尔,同样说不出什么话,靠近的时候感受到了更多东西,比如他身上浅淡的香水味,一丝不苟的西服,领口的领夹,手掌上细长的纹路,以及镶有细钻的戒指。

关于你结婚了吗这一类的问题,不用问也知道答案了。

你结婚了?是江同在问我。

我这才想起,分开后的几年里,我都带着一枚华丽而闪耀的钻戒。

看起来变化很大,他又说。

江同的话让我留意了一下自己今天表面的打扮,因为这次商业聚会的重要性,特地的蓬了头发,脸上的妆为了搭配一袭抹胸红色褶纱裙有些旖丽,指甲上是粉色的水钻,细密璀璨,现在一副职业女性的装扮,大概也找不到当年短发黑瞳,有小雀斑的那个平凡的影子了吧。

是啊。我有点僵硬的开口,不知道承认的是哪一句话。

如果江同知道三年前就分手的旧情人,到现在还惦念着自己,真不知道他会怎么样,是会惊讶,是会冷淡,还是怎样,算了,都不重要。

你呢?

江同转过身轻笑,有点不自然的拨了拨头发,低下头,又抬起,最后局促的点点头,还可以见到他发红的耳根。

原来他一点都没有变,谈及妻子时仍然是一副局促不安的模样,有点不好意思,却又掩盖不住欢心,奇怪的可爱,一点都没有淡,甚至于他眉间的情绪更加浓厚,漆黑的双眸更加深邃迷人,唇角上扬的弧度也越发明显。

我说不出祝福的话,只能勉强咧开嘴角以示恭喜,然后同他一样,安静的把苦涩的香槟,一口一口,自虐般的慢慢送入喉中。

江同也许已经放下了,何子慕想。

暖黄色的灯光温柔的洒满他黑色的西装,他温润的笑脸在灯光下更加精致大方,嘴角浅淡的笑意温柔的让人想要落泪。

那个记忆里如玉般的少年的影子,突然就开始模糊了。不论怎么努力,也和面前这个安静漂亮的男人无法重叠。

他变了。

祝福你啊,江同。何子慕低下头,然后眼泪毫无征兆的,从盖住眼睛的指缝里留下来。



-TBC.改了排版

评论

热度(3)